2012-05-05

演出回顧:【台灣搖滾紀事】濁水溪公社:唱一首故鄉的歌 @ legacy 文 / Volcanic


2012年5月4日的「台灣搖滾紀事:唱一首故鄉的歌」,是濁水溪公社第一次跨越語言與文化藩籬,登上Legacy舞台的大日子。


表演前的暖場,由子弟兵表兒演出。主唱薯條帶著一夥漂泊男子漢拼命的刷扣與RAP,用台語與英格麗語交錯,宣洩對社會不公和吃不到阿妹仔的憤怒。雖然沒唱到〈放蕩少年時〉有些可惜,不過翻唱濁團的〈漏電的插頭〉倒是彌補這個懸念。

跟著今日的主秀,濁團以〈鬼扮仙〉、〈皇天不負苦心人〉、〈港都情人〉等幾首新歌先發。在〈鬼扮仙〉裡,小柯不忘關懷在地農業,拿出老母親手栽植的有機小白 菜和大陸妹,跟著一記伸卡球手勢,那股嫩芽的清香就循著流星般軌跡飄散場中,在地情感油然而生。〈港都情人〉之前,小柯發揮呷好倒相報的精神,介紹農友排 遣寂寞的好去處:「路易十三」與「法老王」,其中細心講解服務生的十八招,惹得農友心頭與褲頭都揪得緊緊的、緊緊的。而另一首叫做什麼〈恭喜發財〉之類的 新歌,小柯還拿出大鼓打陣頭,只是那個tempo好像不是很對,眾人漸漸發覺事情不對勁,眼睛一瞇,這才抓到原來是沒插導線;小柯,這樣打假球,對嗎?


新歌結束後馬上開始熟悉的濁團秀。出道以來,除了低級、骯髒、暴力破壞的形象外,生活化、批判的歌詞與現場的行動劇,總讓濁團被戴上「關懷社會底層」的高帽;雖然的確是如此,不過到了濁團的現場,請把關懷的重點往下拉到內褲底層。

現 場教導新進女農友如何演習毒龍鑽,四散分飛的青菜、香蕉、捲筒衛生紙和小柯的破鞋,與此起彼落的幹譙聲,都早已是濁團表演的醍醐味。而在這個2012年, 身上沒有半毛錢的時陣,只有〈卡通手槍〉能夠救贖我們蒼白迷濛的寂寞靈魂。江大低沉的貝斯一出,農友就舉槍上膛,進行一個掏出的動作。


只見台上表兒組亂入,一股濃濃的臭躁味就從這些使出口爆、倒栽蔥、海底撈月、老漢推車的奇摩姿勢家的胯下氤氳開來,冷冽、靜謐、寂寞、哀傷的氛圍教眾人遙想獨處的夜晚,於螢幕面前左持滑鼠、右握大鵰的濃濃鄉愁。

〈強姦殺人〉又是另一 波高潮。小柯請來獨立實驗噪音之王,最近才剛發新專輯《黑狼臥室那卡西》的黑暗校園民歌之狼aka黑狼合作演出。小妹大的「性幻想對象」封號,和房仲廣告 上的「新生北路XX坪兩千萬」這種哭爸的房價,激得眾人雄赳赳氣昂昂的仰頭怒吼,六字箴言「X伊娘老XX」的氣勢響徹雲霄,教人為之動容。

在安可開始前阿牛被拱上台,只好拿出最近大流行的烏克麗麗,一轉而成大牛比較懶的大牛哥。跟著兩曲〈農村出事情〉和〈問題社會〉拿下完美的救援點。


回到安可前的最後一首 歌,理所當然的〈晚安台灣〉。雖然小柯在表演中差點被球打破卵葩,但愛鄉愛土的感人大合唱還是差點讓大夥都濕了。回應「台灣搖滾紀事」的主題,小柯感性的 說出:「濁水溪公社走過了二十年,越來越多的人能夠理解我們的理念;我們的歌都五音不全,沒有人在意。我們想表達的,從過去我們一直主張,我們是唯一在台 上、在歌曲當中一直主張台灣獨立。我們主張基於台灣這塊土地的台客搖滾精神;我們主張色情業、A片合法化;;我們是唯一公開支持酒井法子,全世界只有我們聲援她!今天──我在這裡我要再主張一件事情:釋放阿扁,把阿扁放出來!」

當然可以不同意他們的訴求,但走過二十年了還能夠堅持著中出的初衷,說是「搖滾」可能很假掰,不過這樣形容也算是剛剛好。


綜觀今天的表演,新歌的臭味還是稍嫌淡薄;而尻槍的時機來得太急、洩得太早,在結束後便陷於一個沒有清乾淨的狀態,我想也許需要多一點時間讓農友好好沉澱靜思一下。期待日後的表演與新專輯的推出,能夠把濁味好好套出來。



1 則留言:

sdre 提到...

Thanks for sharing, learn a lot. I want to buy louis vuitton shoes for my husband, it is said that black suits for men 2012 are also great.